京都刑辯研究中心名師講座 阮齊林教授詳解貪污賄賂罪的認定

時間:2020-04-02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20年3月28日下午19時30分,京都律師事務所(以下簡稱京都所)旗下京都刑事辯護研究中心主辦的“名師講座”系列活動第一輯第一場重磅開講。本次講座由京都所高級合伙人、京都刑辯研究中心主任梁雅麗律師主持,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法學博士、博士生導師阮齊林主講,主題為《貪污賄賂罪的認定》。

  掃描海報二維碼,觀看回放

  首先,梁雅麗律師介紹了京都刑辯研究中心及“名家講座“系列活動。京都刑事辯護研究中心是2016年8月在田文昌律師的倡導下成立的,法學界的五位泰斗:江平、高銘暄、陳光中、應松年、樊崇義五位教授參加了中心的揭牌儀式。成立四年來,中心專注于刑事辯護理論研究、制度研究、疑案難案的個案研究及研究成果推廣,以“前瞻性、開放性、務實性”為宗旨,致力于為刑辯律師打造一個理論與實務相結合的高端的交流、學習、互動平臺。京都刑辨研究中心精心準備了此次名家講座第一輯的內容,將刑事辯護中的部分疑難雜癥精選出來,涉及貪污賄賂罪的認定、非法證據排除、自首認定困惑及解析、刑事訴訟證明的原理、庭審發問技巧、量刑辯護的思路與方法、鑒定意見質證原理及策略等等實務中的疑難問題,邀請了法學名家,阮齊林老師、門金玲老師,法官中的翹楚臧德勝,行業大咖楊照東律師、柳波律師、張雁峰律師及資深律師徐瑩、張啟明、翁小平,與大家在線進行多層次、系統化、全方位的交流。


  左一:梁雅麗律師,左二:阮齊林教授

  隨后,正式進入阮齊林教授的講座時間。阮教授表示,貪污賄賂罪的認定在司法實務中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法律條款和司法解釋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某些不熟悉的律師可能會產生一些認識歧義或理解誤差,因此今天的講座重點將集中在貪污賄賂罪認定中的一些問題,通過對實際案例的分析來理清貪污受賄案件的辯護重點和難點。

  本次講座主要分為兩大部分內容,一是主題分享,二是直播互動。

  在主題分享環節,阮教授理論結合實務,從基本的法律條款講起,并在講解中結合了大量的經典案例,將容易產生理解偏差的內容進行了重點解釋,提示了在實務操作中需要注意的重點和要點。主題分享結束后,阮教授還對大家關心的問題進行了詳細解答,表示把理論融入實踐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時間,也希望通過這次有限的分享,能夠為刑辯律師在進行相關案件的辯護時帶來一些啟發和思考。

  以下內容根據直播實錄整理:

  一、主題分享

  在主題分享環節,阮教授從貪污賄賂罪的主體和受賄罪的認定兩個方面進行了分享。

  (一)貪污賄賂罪的主體的認定

  刑法第93條所稱國家工作人員,是指國家機關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和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委派到非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及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國家工作人員論。

  貪污賄賂罪的主體是國家工作人員,如果不具備國家工作人員的身份則不構成貪污賄賂罪,或者可以構成較輕的職務侵占罪或者是挪用資金罪。因此。在挪用資金罪或者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主體的認定中,稍微復雜一點的是國資企業中有關國家工作人員的認定。

  國資企業中從事公務的人員主要包括三種,一是國有獨資或全資公司企業中從事公務的人員。二是直接委派,就經國家機關、國有獨資公司企業委派到在國有控股參股公司或者其他分支機構中從事公務的人員。三是間接委派,指經國家出資企業中負有管理監督國有資產職責的組織批準或研究決定,代表其在國有控股、參股公司及其分支機構中從事組織領導、監督經營管理工作的人員。

  在間接委派上,要注意兩個要件,分別是間接委派主體和委派職責。首先,間接委派主體是“負有管理、監督國有資產職責的組織”;除“直接委派”主體(國資管理機構,國有獨資全資公司企業等)外,主要是上級或者本級國家出資企業內部的“黨委、黨政聯席會議”。需要注意的是,國家出資企業中的董事會、監事會不是適格的“間接委派”主體。其次委派職責是“從事公務”必須是管理性的事務,而不是一般的技術性、業務性的活動。隨后,阮教授通過章國鈞受賄案,李培光貪污、挪用公款案,宋濤受賄案三個案例對間接委派的重點問題進行了分析。

  (二)受賄罪的認定

  在關于受賄罪的認定上,阮教授首先從刑法第385條和第388條對受賄罪的定義講起,重點從“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索取“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和受賄罪共犯四個方面進行了內容分享。

  其中,第385條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包括三種情況,一是利用本人的職務便利。二是利用下屬的職權。三是擔任單位領導職務的國家工作人員,通過不屬于自己主管的下級部門的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行為為他人牟取利益。

  第388條中“利用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同樣也包括三種情況,一個是單位內不同部門的國家工作人員。第二就是上下級單位沒有職務上隸屬制約關系的國家工作人員,第三就是有工作聯系的不同單位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

  在司法實踐中,犯罪行為究竟適用于385條還是388條重點在于需不需要以謀取不正當利益為要件。

  在關于收受、索取“財物”的講解上,阮教授首先對“財物”的司法解釋進行了分享。對于司法實踐中常常出現的請客、吃喝玩樂、借款是否可以認為是收受財物等問題進行了分析。他指出,根據相關規定,如果請客、吃喝玩樂是可以用金錢計算的財產利益,則可以認定為受賄罪。但在司法實踐中,常常會出現金額難以計算的問題。其中較為復雜的“借款”是否屬于受賄,則要經過多種因素判定,如是否有書面的借款手續,借款是否有正當、合理的借款理由,款項是否用于借款理由,是否有具體的請托,是否有歸還能力等等。隨后,阮教授通過劉宇涉嫌受賄案、毋保良受賄案等案例對收受、索取“財物”中難點的問題進行了解釋。

  在“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解釋上,阮教授提出要注意三點,一是實際或者承諾為他人牟取利益;二是明知他人有請托事項而收其財的;三是履職時未被請托,但事后基于該履職事由收受他人財物的,都屬于受賄。

  在受賄罪共犯的相關重點解釋上,阮教授從多個層面對受賄罪共犯的認定和受賄共犯受賄金額的相關問題進行了分享。

  二、直播互動

  在互動環節,阮教授對大家感興趣的各類問題進行了回答,如斡旋受賄罪中,行為人收受財物以后,沒有實施斡旋行為的該如何認定?利用影響力受賄罪什么時候構成既遂?是承諾為請托人謀取謀取利益時,還是利用國家工作人員職務時?如何區分介紹賄賂罪和行賄的幫助犯?如何區分國家公務人員中的管理工作和技術工作?如何區分賄賂與賄賂犯罪的共犯?職務犯罪成立特別自首是不是比一般犯罪成立特別自首更嚴格?通過偽造國家機關公文證件獲得國家工作人員身份,是否可以成為貪污罪的主體?是否具有牽連關系,是否應當數罪并罰等等。

  整場講座下來,阮教授對學術的嚴謹態度,對觀眾的敬業精神令人動容。互動環節,阮教授對大家的提問有問必答,前后回答了大家近二十個問題,對于存在爭議的問題,還向同學們表示回去再研究,再答復,原本計劃兩個小時的在線直播一直延時直至深夜,觀眾直呼“干貨滿滿”。

  最后,主持人梁雅麗律師代表京都刑事辯護研究中心對阮教授的辛苦授課表達了感激之情,并表示,三個多小時的講談不足以滿足在線的逾萬名觀眾的需求,也不足以將《貪污賄賂罪的認定》這一問題分析理解透徹,對于大家關心的關于貪污賄賂罪的各種條款解釋和實務操作問題,京都刑事辯護研究中心將會以專題的形式盡快與大家再次見面,以滿足大家對于知識的積累和儲備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