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所聶素芳律師辦理的某合同詐騙案獲不起訴決定

時間:2020-05-19 來源: 作者:聶素芳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20年5月9日,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聶素芳律師辦理的F某涉嫌合同詐騙罪一案在經過檢察機關兩次退回補充偵查后,終獲不起訴決定。

F某因接受貿易合作方貨款400余萬元后無法供貨,被對方以未供貨并失去聯絡為由控告合同詐騙。


接受委托時,F某剛剛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聶素芳律師第一時間前往看守所會見,了解到F某未供貨確有客觀原因。但由于時隔多年,很多具體操作環節并非F某本人實施,且核心貿易流程發生在境外,很多對案件定性十分重要的細節F某無法準確回憶和描述,也無法提供任何履約的證據或線索,這也為律師的辯護工作帶來一定難度。盡管如此,聶律師在F某辯解事實的基礎上,緊抓其履約不能后的種種行為細節,解釋了“失去聯絡”的原因,提出F某沒有合同詐騙行為且根本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辯護觀點,向檢察機關提出了不予批準逮捕的律師意見,并與檢察官進行了當面溝通。但檢察機關還是以有證據證明犯罪事實為由做出了批準逮捕的決定。


此后,聶素芳律師和京都所實習律師尚華又多次前往看守所會見,進一步詳細了解案件細節,試圖尋找有利證據和線索,但均因各種原因未取得有效進展。案件進入審查起訴階段后,律師第一時間查閱了案卷材料。閱卷完成后,聶素芳律師先就案件證據情況與案件承辦人進行了充分的電話溝通。在溝通過程中,聶素芳律師感覺到承辦人定罪傾向十分明顯,對F某的辯解提出了很多疑問,認為其辯解不具有合理性,且沒有證據印證。在口頭溝通回應的基礎上,律師結合案件證據情況再次形成律師意見,逐一對承辦人的現有疑問及可能產生的疑問進行了回應,在堅持用事實細節強調F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同時,緊緊圍繞控方應當承擔舉證責任的問題,提出目前無充分證據證明F某實施了合同詐騙行為并占有了涉案款項。后案件被檢察機關兩次退回補充偵查,律師均結合補充證據情況提交了補充意見,并緊抓案件中的疑點,提出了具有充分事實依據的合理懷疑。


最終,經過先后三次提交書面意見,多次與承辦檢察官及偵查人員口頭溝通,律師意見最終被接受,檢察機關于2020年5月9日對F某做出了不起訴決定,F某于當日被釋放。


委托期間,F某及家屬對聶素芳律師和實習律師尚華專業細致的工作多次表示認可和感謝。